1. 接受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个体工商经营者、家庭及公民的聘请担任其法律顾问;
2. 接受民商事案件当事人的委托,担任其代理人;
3. 接受刑事案件被告人的委托或人民法院的指定,担任被告人的辩护人;
4. 接受自诉案件的自诉人、公诉案的被害人及其近亲属的委托,担任代理人;
5. 接受委托,担任行政纠纷案的代 理人,参加复议、诉讼等活动;
6. 接受委托,代理各类诉讼案件的申请再审、申诉等活动;
7. 接受非诉讼事务当事人的委托,为其提供法律服务,或担任其代理人参加调解、仲裁等活动;
8. 接受委托,担任民事特别程序、督促程序、公示催告程序以及企业法人破产还债程序的代理人提供法律服务;
9. 接受委托,参与公司改制、房地产开发、项目调研等商务活动中的法律服务事务;
10、解答法律咨询、代写诉讼文书,拟写各类民商事合同、法律意见书、遗嘱、声明、启事等法律事物文书。
 

幸亏此案最终被改判,否则中国的道德水平真会倒退50年

作者 小牧 来源 律法论坛 浏览 发布时间 20/05/07

 

私自上树摘杨梅坠亡案
 
案情回顾
村民私自采摘村委会种植的杨梅跌落致死,家属起诉村委会承担赔偿责任。2020年1月20日,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再审宣判,撤销原审判决,村委会未违反安全保障义务,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广州市花都区某村是国家AAA级旅游景区,村委会在河道旁种植了杨梅树。2017年5月19日,该村村民吴某私自上树采摘杨梅,不慎跌落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其近亲属以村委会未采取安全风险防范措施、未及时救助为由,将村委会诉至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
 
一审、二审认为吴某与村委会均有过错,酌定村委会承担5%的赔偿责任,判令向吴某的亲属赔偿4.5余万元。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依法裁定对该案进行再审。
 
再审认为,村委会作为该村景区的管理人,虽负有保障游客免遭损害的义务,但义务的确定应限于景区管理人的管理和控制能力范围之内。村委会并未向村民或游客提供免费采摘杨梅的活动,杨梅树本身并无安全隐患,不能要求村委会对景区内的所有树木加以围蔽、设置警示标志。
 
吴某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当充分预见攀爬杨梅树采摘杨梅的危险性。该村村规民约明文规定,村民要自觉维护村集体的各项财产利益,包括公共设施和绿化树木等,吴某私自上树采摘杨梅的行为,违反了村规民约,损害了集体利益,导致了损害后果的发生
 
吴某跌落受伤后,村委会主任及时拨打了急救电话,另有村民在救护车抵达前已将吴某送往医院救治,村委会不存在过错。
 
法院认为,吴某因私自爬树采摘杨梅跌落坠亡,后果令人痛惜,但行为有违村规民约和公序良俗,且村委会并未违反安全保障义务,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处理结果不当,应予以撤销。再审驳回吴某近亲属要求村委会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
 
目前,此案已生效。
 

2018年1月23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上诉人田某某与被上诉人杨某生命权纠纷一案,判决:撤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2017)豫0105民初14525号民事判决;驳回田某某的诉讼请求。这就意味着医生无责!一分钱不用赔!
家属索赔40万
家里有孕妇和孩子,作为一名医生也深知二手烟的危害,劝阻吸烟已成为37岁的杨欢(化名)的习惯。
 
2017年5月的一天,杨欢在小区电梯内劝阻一名老人吸烟时,双方引发争执,随后老人突发心脏病去世。
 
事后,老人家属将杨欢起诉至法院,要求杨欢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医疗费共计40余万元
 
2017年9月4日,郑州金水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老人在电梯内抽烟导致双方发生语言争执,老人猝死,这个结果是杨欢未能预料到的,杨欢的行为与老人死亡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但老人确实是在与杨欢发生言语争执后猝死,依照《侵权责任法》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根据公平原则,法院酌定杨欢向老人家属补偿1.5万元。
 
老人家属对一审判决不接受,并向郑州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2017年11月1日,本案二审开庭,双方辩论围绕杨欢的劝阻是否与老人的死亡有因果关系展开,并未当庭宣判。
 
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2017年5月2日上午9点24分,杨欢上了电梯后发现一名老人在电梯内抽烟。出于职业敏感,他上前劝阻老人不要抽烟,但双方因此发生了争执。
 
9时28分,在一层大厅里,老人的情绪显得更加激动,且伴有肢体动作,但两人未发生肢体接触。
 
9时43分,两人到达小区大院内,随后有两三名物业工作人员对争执中的两人进行劝说。
 
9时45分,在物业工作人员的劝说下杨欢离开,而老人则被请进物业办公室休息。
 
9时50分,一名物业工作人员走出办公室打电话。
 
9时53分,一辆急救车到达现场。
 
双方说法
杨欢回忆称,当时他去做笔录,老人家属要求赔偿几十万,但他觉得自己没有过错,对此不能接受。
 
杨欢表示,对于老人的离世他也很惋惜,出于人道主义补偿是他自愿的。
 
老人的女婿张勇(化名)表示,发生这次意外,他自身有心脏病是一个原因,但杨欢的劝阻也是一个原因。而且老人离世后,对方没有慰问,一直说自己没错,很难接受。
 
张勇说,老人之所以情绪如此激动,是因为觉得杨欢说了不好听的话,受到了侮辱。
 
田某某诉杨某生命权纠纷一案,一审在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审理。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田某某的丈夫段某某因在电梯内吸烟问题导致与杨某发生言语争执,在双方的争执被小区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劝阻且杨某离开后,段某某猝死,该结果是杨某未能预料到的,杨某的行为与段某某的死亡之间并无必然的因果关系,但段某某确实在与杨某发生言语争执后猝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根据公平原则,判决:杨某补偿田某某15000元,驳回田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Copyright © 2010-2021 山东九一律师事务所(www.jiuyilushi.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10033358号